雄安在線-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! 登錄 | 注冊
您所在位置:首頁 > 社會萬象 正文

山東壽光洪災是人禍還是天災?

2018-08-23 來源:雄安在線報道 作者: 王樂疇 我要評論 閱讀量:

文章摘要:雄安在線報道:近日,受台風“溫比亞”影響,山東壽光多地連降暴雨,降雨量之大,曆年罕見。受其影響,彌河流域上遊冶源水庫、淌水崖水庫、黑虎山水庫入庫流量遠超出庫流量,造成壽光沿岸多個村莊遭遇河水倒灌,大量民居、農田、大棚及養殖場等損失慘重,而兩名輔警因頂着暴雨執行救援任務落水失蹤,至今下落不明。

     雄安在線報道:原标題:壽光水災有多少值得追問的“人禍”因素

壽光水災
壽光水災
 
 
    雄安在線報道:近日,受台風“溫比亞”影響,山東壽光多地連降暴雨,降雨量之大,曆年罕見。受其影響,彌河流域上遊冶源水庫、淌水崖水庫、黑虎山水庫入庫流量遠超出庫流量,造成壽光沿岸多個村莊遭遇河水倒灌,大量民居、農田、大棚及養殖場等損失慘重,而兩名輔警因頂着暴雨執行救援任務落水失蹤,至今下落不明。
 
    關于此番壽光水災的成因,究竟是應該将其歸為台風降雨的天災,還是上遊水庫集中洩洪等造成的人禍,目前各方說法不一。即便是壽光官方的回應,也隻是含糊地将兩個因素相提并論,而沒有給出一個明确的說法。盡管如此,從目前所能搜集到的關于此次水災的相關零散信息來看,其中不乏一些值得引起重視的人為因素。
 
    相比浙閩粵瓊等南方省份,山東每年遭遇的台風數量較少,即便碰上也大多是外圍擦肩而過,鮮有正面登陸的。從好的方面看,它令山東人民不必像東南沿海的民衆那樣,每年都因台風而提心吊膽,也減少了許多不必要的經濟損失;但在另一方面,這種“地利”卻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,當地政府對防台抗台工作的忽視甚至懈怠心态,以緻一旦發生超過預期的降雨或其他情況,往往會表現得驚慌失措,應對失據。
 
    這一點,海恩法則早有揭示,但似乎總是被人忽視。以此次壽光水災中被輿論所嚴厲指摘的“上遊水庫洩洪”為例,台風高發省份通常的做法,是會趁着台風還未到來時,提前洩洪清空水庫,從而給接下來的台風降水預留出足夠的空間。按說,像冶源、淌水崖、黑虎山水庫所處的地理區位(下遊存在口子村等多個沿河村莊),也應該未雨綢缪,提前做好水庫的調庫防洪工作,以免應對不及。
 
    目前,雖然網絡上關于“三個水庫同時洩洪導緻下遊被淹”的指控無法得到證實,但顯而易見的事實是,這三個水庫在面對“溫比亞”台風時,并沒有發揮民衆所期待的蓄洪截流作用,相反,因為不合時機的洩洪,反而加重了下遊村莊的受災程度。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,21日下午六點,當各水庫水量已接近庫底的時候,當地居然還在洩洪。這是誰做的決策,為什麼要這樣做?如果洩洪與降雨在時間上能夠錯開,下遊的水災情況會不會輕一些?這些問題似乎都沒得到當地一個令人滿意的答複。
壽光水災被淹村莊
壽光水災被淹村莊
 
    除了水庫洩洪,此次壽光水災,當地政府在台風預警、防台準備、人員财産轉移等方面都存在着許多問題。而所有這些,本來都是可以避免,起碼可以降低損失,最終卻因為麻痹大意而釀成了如此嚴重的災禍。誰該反思,誰又該負責?
 
    事實上,這不是存在于一個地方的問題,也不止表現在防台抗台一個方面。作為一種客觀存在的人群心理,或許可以理解,但作為政府職能部門,如此麻痹大意卻是十分危險的。以往無數的慘痛案例,都印證了這一點,而這一回,兩名年輕輔警又以他們的血色青春為此做了最悲怆的注腳。對此,嚴肅的事後追責顯得十分必要。這中間,除了對失職官員、失職部門進行問責外,協助由于天災人禍等因素受損的民衆進行追索求償,也是不可或缺的應有之義。隻有這樣,才能讓失職者有痛感,才能倒逼職能部門重新繃緊那根久已麻痹的神經。
 
 
這位網友這樣說:冰玉火琪 [山東省,濟南市網友]
網友評論
網友評論
 
 

Tags: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